一二彡莳暮

有空会画点破画写点破文
各方面都很垃圾的半吊子

喜欢可爱的人

雷区:ALL、R18向的水仙、生子
不管谁不管哪个圈都不行

【佩帕】砰砰

*高中生pa
*私设现代帕帕马尾+泪痣+烟
*我真的很想看看高一高二什么都不懂的小男孩们谈恋爱
(并不是双向暗恋只是那种“我真的不知道我喜欢你但就是想到你就别扭”的小男孩们的爱情∧p∧)

    其实这个算上纸稿初稿定稿我写了四个星期(没办法我太爱他们了)qwq毕竟住校只有星期六下午和星期天上午有空,晚自习上写出来的纸稿又根本不能看,你这是在为难我理科生qwq心疼地抱紧了自己和又没有粮了的佩帕

//

    乍暖还寒,这种天气穿短裤的人除了隔壁初中那个傻小子就只有他了吧。想这个干什么,本就不大的脑内被他强行占去了一半,其间夹杂着粉笔沙沙作响,风卷起窗帘毫无规律地撞击窗户,细小的声音吵得佩利心烦意乱。他看着眼前不规则的橙红色阳光随着窗帘的起伏在眼前一闪一现,颜色简直就像......

    “砰!”

    粉笔停下了,风也暂时躲向未知的角落。

    老师回头,不出所料那个不和谐的声音来自佩利,他又一次在课上到一半摔了书站起来,阴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扰乱课堂纪律,记过,出去罚站。”

    “切。”佩利倒也站习惯了,走出门伸了个懒腰,慢悠悠地向楼下的老地方走,走到拐角处眼神不知被什么引着在对面的高二楼逗留了几秒。

    这是连接高一高二的一条走廊,佩利靠在开水房外,背后的水汽濡湿了衣服。他看着袖口一小块一小块水渍逐渐加深了颜色,不舒服的冰凉贴上肌肤,竟有些局促不安。

    上课期间按道理说是不会有人经过这里的。总之比起被人看见倒不如说是怕被“那人”看见,比起被那人看见不如说是怕穿着这件衣服被那人看见。

    然而不幸的是佩利不想看见的人——帕洛斯正好有上课上到一半出来散心的习惯。脚步声很不合时地响了,玩味似的搅动了弥漫着整幢楼的凝固的空气。

    “砰!”第一声,楼梯那露出了两条不怕冷似的暴露在外的小细腿——佩利不想看到的人来了。

    “砰!”第二声,不知揣着什么而鼓鼓囊囊的卫衣口袋——佩利最不想看到的那件。

    “砰!”第三声,短马尾在脑后绽开了一朵小白花。来不及移开目光,帕洛斯脸上假惺惺的笑已经闯了进来。

    “啊,你又被罚站了!”他听上去心情很好,径直走了过来。

    到底是怎样才会惹上这个讨厌的家伙的啊,佩利用很小的一点视线偷偷瞥着比他矮了好多的帕洛斯。泪痣,短裤,还有不知是可爱还是可恨的笑容。

    哼,娘们唧唧的。

    还有那件同样款式不同颜色的卫衣,他觉得当时自己一定是没睡醒时买的衣服才买到了同款。

    几个月前他们也是在这里第一次见到的,佩利本是路过而已,被一只手拉住了发梢。

    “喂,同学,互帮互助一下,这个月月考的答案给你。”帕洛斯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对佩利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只是一股血腥味并不是很好看。后面一群看样子是高三的学生追过来,佩利当然不是什么会帮助“弱小”的人,一看有架可打便掺和了进去,直到上课铃声响了才停手。

     “挺能打啊!做个朋友吧。”他回头,帕洛斯已经收起了那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歪头看着他表情多了份意味不明的笑意。

    这件事的结局就是——佩利被值班的老师拎走差点被开除,此后的月考抄了帕洛斯给的答案才知道那是高二的。


    和你在一起就没有好事发生,从回忆的阴影里走出来的佩利踢了脚墙。

    “喂,帮我买包烟呗。”

    一个小钱包扔过来,佩利没接,任它掉在地上,污水爬上了白色的面料,很快失了原色垂头丧气地凹了下去。

    意料之中的没有发出任何硬币碰撞的声音。

    “不听话了?乖,去买。”帕洛斯换了语气,哄小孩子一样围在佩利周围蹦来蹦去。佩利低头看到那个在眼前晃来晃去的白色头顶,拽了一下衣服领子把脸缩起来。

    “算了。”帕洛斯用膝盖顶了一下他的腿,靠在了一旁,他把手伸进口袋,摸索了一阵掏出了一包烟。撕碎的塑料包装草草在微皱的盒子外围了一圈,细小的烟草的苦涩味钻进了佩利的鼻子。

    又来了。嗅觉灵敏的佩利最受不了帕洛斯的烟味,索性蹲下去用帽子盖住头顶。几缕并不是很听话的金色刘海硬生生支起了墨绿的帽子。

    “噗,绿帽子。”帕洛斯的嘲讽几乎是透过那细小的缝隙霸道地闯进来。佩利在心里骂了句又扯开帽子,眼神仅需轻轻往上翻一些就可以看到那张欠揍但并不令人不舒服的脸。

    其实佩利只在心里承认,帕洛斯抽烟的样子是很好看的,甚至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心里在想什么。帕洛斯不是什么老烟鬼,他吸烟更像是在吐烟,还没等那些白色的烟雾在口腔与肺腔中走完一个来回就把它们赶出去。不久周围便烟雾缭绕,他肤色偏白,一片雾色里就像不存在一般。只有微眯的橙红色眼瞳始终有什么可以思考似的,不过在朦胧中更加飘忽不定罢了。

    “烟不要你买了,这个总得给我解释解释吧。”突然间打破宁静,佩利才发现自己已经盯着帕洛斯看了很久。

    帕洛斯把烟夹在两指尖,剩下的三根手指懒洋洋地捏着一张皱巴巴的纸抖了抖。佩利起身看了一眼像被烫到了一样跳开,整张纸上杂乱无章地排满了一个名字“帕洛斯”那根本不算有字体的字体,不用说,肯定是自己的。

    “前几天有个你们班的女生拿着这个来找我....”帕洛斯停了一下看着佩利憋红的脸,心里突然很满意。

    “你不会喜欢我吧?”

    空气又一次凝固了,不过有一只飞不动的鸟一头扎进灌木丛发出不大不小的动静。

    每次都站在凳子上摸我的头,搞些恶作剧当着同学面笑话我,每次逃课都把锅甩给我。

    最重要的是,一看到他就想逃又走不动路。

    佩利很难得地在脑子里想了很多事情,一股莫名地火气就冲上来了,借着身高优势他很轻松地抢走了那张本来就没有用力捏着的纸,揉成团塞到了口袋里。

    “屁,我就是看到你的名字就不舒服,多写几遍练练。”好不容易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不痛不痒的话。

    帕洛斯抬头望望那张并不是因为害羞而变红的脸,知道他并没有说谎,有点失望。

    一逗就说实话真没意思,骗骗我让我开心一下也好啊。

    “那拉倒吧,你也别在这站着了我一个人抽会烟。”帕洛斯朝佩利摆摆手做个打发人的动作。

    我在这里又别扭又生气地想了这么多结果你只想逗我玩?

    “真搞不懂你这家伙到底怕什么。”佩利对着墙用没有什么实际作用的力气砸了一拳。帕洛斯斜着眼像看傻子一样看了他几秒,一副我知道了的样子嗤笑一声。

    “我说我怕你喜欢我你怎么办。”他侧头看着佩利,眼神里完全没有一丝认真地玩弄着对方的情绪。

    而佩利最讨厌他这种表情了。

    “那好吧,你给我听好了!”佩利上前一步怕他逃跑一样抓着帕洛斯的肩膀把他按在墙上。

    “我喜欢你!”

    “干什么啊表个白和要揍我一样,你们高一的都喜欢这么玩吗?”帕洛斯并没有露出什么害怕的表情,反而笑得更开心了。

    “你又骗我了。”

    “是啊,那又怎么样啊,既然你都说喜欢我了那是不是要帮我买烟啊?”

    绕了半天还是绕回这件事上,佩利又被耍了一回。

    佩利从来没有这么烦躁过,他总是在一团乱棉线里,而帕洛斯总在对面牵着理顺的一头,用那张看着不顺眼的笑脸对着自己。

    但是不讨厌不是吗。

    帕洛斯在被佩利突然附上来的吻堵住后开始有点后悔自己说过的话了,他最大的失算就是,用喜欢和一个正处于青春期且方法简单粗暴行事不考虑后果的傻子下了一个赌注,最重要的是,还他妈赌输了。

    接吻这件事就算了解再多也不可能亲生经历过,更何况佩利可能连了解都没有了解过。第一次总是很“刻骨铭心”的,比如佩利根本受不了那股很浓烈的烟味呛得想打喷嚏却依然固执地强占了主动地位,最后没有任何预兆地松开了帕洛斯,比如帕洛斯懵逼地被佩利拎到了半空中又突然被扔了下来舌头还被佩利的尖牙划破了......

    只是起码那一刻帕洛斯的心里第一次没有在盘算些什么,起码第一次佩利可以牵着线的一头而帕洛斯是另一头。

    这次不会有什么乱成一团,一切顺其自然。

   
   
    佩利再一次拿起笔,笔尖触着白纸并不是很情愿地蠕动着写了三个歪歪扭扭的字。

    “巾”短了竖

    “白”长了撇

    “洛”少了点

    “斯”缺了横

    有什么东西跳跃着

    “砰砰”

    帕洛斯嘴里全是血,终是艰难的把它们咽了下去,浓烈的铁锈味刺激着胃里一阵翻腾。

    “蠢——狗——”他一字一顿怕自己吐出来。

    两个字砸在地上碎开在空气里

    “砰砰”

//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