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彡莳暮

有空会画点破画写点破文
各方面都很垃圾的半吊子

喜欢可爱的人

雷区:ALL、R18向的水仙、生子
不管谁不管哪个圈都不行

【佩帕】护食

    高亮:有刀子
    一句话雷卡
    尝试一下深夜发文,抱紧我冷到北极圈的佩帕哭唧唧

    听说狗都有护食的习惯,就算主人在它们吃饭的时候也不能去打扰。不管是谁,抢了狗子们的食物就会让它们立刻翻脸。

    “你家这只狗子不护食吗,你不小心点?”雷狮在某次晚餐的时候问了问准备搞事的某人,“哎呀,说什么呢老大,他不敢的。”帕洛斯一筷子戳到佩利刚准备吃的鸡腿上,佩利把桌子拍的地震般响,向那个罪魁祸首咆哮:“帕洛斯我艹你妈!”不过也只骂了一句什么也没干又坐回去了,帕洛斯心满意足地啃那个鸡腿,其实比起这种食物他更喜欢吃薯条薯片,可他就是想看佩利那吃瘪的表情。“好狗,乖~”吃完还不忘站在凳子上揉一把佩利一头的金毛,耀武扬威的小样子看得雷狮都想打他。奇怪的是佩利也不恼,就是嫌弃地骂了句:“你特么的,手上油擦我头发上了!”

    原星际通缉犯果然名不虚传的坏。

    卡米尔始终不动声色地在旁边小口小口吃他的甜点。他太理解佩利了,就像自己的甜点谁也不给吃,就算是被大哥摸着头求也......好吧,可以考虑给他吃一小口,不过只能一小口。帕洛斯那个样子佩利竟然能忍,连卡米尔都不由有些佩服他。

    今天的海盗团也把佩利当成了真的狗子。

    其实很久以前帕洛斯刚加入海盗团的时候,佩利是护食的,当然这不可能是狗子的天性,野性的呼唤,这是一部分吃货们都能理解的事——自己盘里的好吃的不给别人碰。佩利虽然脑子不够用,但某些方面还是算得清楚。

    头发只给帕洛斯摸,这是原则。

    不给碰自己碗里的肉,帕洛斯也不行,这是底限。

    帕洛斯虽然坏得彻彻底底,但也有自己的原则,我想要是我的事,你给不给与我无关,得不到的宁愿摧毁。

    在经历过几次本想抢佩利碗里的肉结果把整个碗打落在地上然后两人开怼的恶性循环后雷狮一锤子砸了餐桌警告两个被卡米尔压在地上的人“再浪费粮食灭了你们”

    “可老大你把桌子都砸了不是更浪费吗。”

    “闭嘴,蠢狗子,你睫毛扎着我了。”

    可帕洛斯就是不想放弃任何一次逗狗的机会啊,他骗人太久了,浮于表面的虚伪社交占据日常生活太多让骗子都觉得无趣了,偶尔可以放下所有戒备把一条恶犬当宠物一样逗着玩多有意思啊。雷狮不知道他那该死的兴趣哪来的,不过倒也符合他毫无节操的人设。

    趁着两人执行任务,雷狮和卡米尔都不在,帕洛斯又一次打了佩利碗里的肉的主意。佩利这次真生气了,拳头迎面砸向帕洛斯,帕洛斯躲得也快,佩利连他一根头发都没碰到,只不过是被一股气流吹乱了额前的碎发罢了。帕洛斯伸手拨头发的样子像极了在捂脸,看得佩利有点虚,“喂,帕洛斯,大爷我也是不小心,你......没事吧。”帕洛斯索性发挥自己戏精的本质顺着演下去。

    接下来的一幕佩利看得都想戳瞎自己的眼睛,帕洛斯就这样捂着脸蹲下去,受了多大委屈似的缩成一团。佩利想上前拉他一把,却突然想到之前雷狮和他说过当只有他们两个在的时候如果看到帕洛斯这个样子绝对不要去安慰他,最好离远点,不然会死的。

    “你怎么知道他的手到底在擦泪还是握着把刀。”

    雷狮的命令佩利基本都会听进去,他知道自己没其他人聪明,服从才是硬道理。于是他的手僵在那里,两人就这么对峙着。帕洛斯蹲在地上就没有起来的意思,连抬头都动作都没有,真像是被打疼了。不像在骗人啊,佩利挠挠头。算了,姑且赌他一次,真要开怼又不一定打不过。

    相信骗子真是件愚蠢的事,不过,没关系,佩利本来就是帕洛斯的笨狗狗。
   
    “喂,帕洛斯!”佩利蹲下来戳戳他的手臂,这个时候他竟然还有闲心想着帕洛斯那胖乎乎的手戳起来真好玩。

    “嗯。”很小的声音钻到佩利耳朵里,帕洛斯抬头看看他,嘴角耷拉着说不尽的委屈。坏了,他这是真被打疼了吧,怎么哄人啊,本大爷不会啊。

    又僵了半天,佩利觉得腿都蹲麻了,索性站起来,一股烦躁涌了上来:“喂,帕洛斯,大不了以后本大爷的肉随你吃行了吧,快起来。”“外带准许我坐你肩上玩骑马打仗我就起来。”闷闷的声音传来。

    卧艹。佩利也只能在心里骂一句妥协一样应了一声,帕洛斯一下蹦哒起来又是个没事的人了:“那么现在就扛我回去吧,我腿麻。”佩利只好骂骂咧咧地蹲下身耐着性子让他爬上自己的肩。帕洛斯看上去一点点大体重可是超标的,为了挖苦佩利他还故意晃自己的腿让佩利走得东倒西歪。

    “帕洛斯你别动!再动我要摔了!”

    “闭嘴,你说话我烦,我一烦就抖腿。”

    “我*”

    这次是佩利赌赢了,帕洛斯手里根本就没有刀。

    他不知道如果帕洛斯知道雷狮和自己说过的话一定会笑得肚子抽筋,这种低级的方法他才不会用,当然狗子除外,逗狗玩要什么精打细算?

//

    佩利还是信了帕洛斯,但他实在不是个应该被信的人。现在佩利连骂娘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才不后悔第二次信了帕洛斯的小把戏被暗使炸得奄奄一息,他的脑袋到死也没想通自己为什么不后悔。大概因为看到帕洛斯他自己也没好到哪去坐在不远处朝他笑得人畜无害,佩利终于知道为什么没有比那更虚伪的东西了。

    他什么都骗,自己喜欢的东西都骗。生存嘛,谁还顾得上谁啊。

    帕洛斯到死也没想明白他为什么没能躲得开那蠢狗扔来的重力球,不过死前那几秒不能浪费在这些问题上,他在想佩利的头发手感真他妈的好啊。

    反正从一开始谁都没喜欢过谁有什么后不后悔的,矫情。

    这是大概一个骗子最后的谎话了。

评论(12)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