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彡莳暮

有空会画点破画写点破文
各方面都很垃圾的半吊子

喜欢可爱的人

雷区:ALL、R18向的水仙、生子
不管谁不管哪个圈都不行

【三日鹤/伊达组】是什么让烛台切光忠在一年内只赔不赚

注:ooc预警
        一个有病的脑洞
   
      三日月准时出现在“专属”他的位置,东张张西望望,看得光忠冷汗直流。

      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可这是个酒吧啊!三日月穿着他的顶级西装,衬衫领口不开,外套扣子不解,面前如果再摆个电脑什么的就完全是某位高级西餐厅里谈生意的总裁大人。而且这是个gay吧啊!三日月顶着他那张随时可以上电视的七百二十度无死角好看的俊脸简直就是送到虎口的小羊,果然,又双叒叕有人来搭讪了。

      光忠捂脸不敢看了,倒不是因为怕看到三日月就要惨遭毒手,而是随着“哐”的一声,他这个月的生意又双叒叕要赔完了。

      鹤丸扎着小马尾,穿着制服,手里拿了半个盘子,还有半个?砸断了。被砸的那位看着对方也就高中生的模样,刚要发作,又被挨了一记。他在失去意识之前怎么也没想通这个细胳膊细腿的服务员哪来这么大力气。

      盘子是完蛋了,断成了三块在地上躺尸,不过被砸的那位还有气,光忠娴熟地叫人把那人抬了出去,对,就直接扔在了门外。然后和蔼地拍了拍鹤丸,用温柔的语气说:“这是你今年第390次砸断盘子,第270次砸晕顾客,算上昨天第150次泼酒,今年的工资你是别想要了。”光忠把目光转向了一旁笑得人畜无害的三日月“或者让你的小男朋友以后别在工作时来找你也行。”

      不出意料的,鹤丸不理他,在三日月怀里找了个地方舒舒服服地坐下,三日月笑着以一种妥协的口气拒绝了光忠:“不行,我不在要是鹤被欺负了怎么办。”

     他还能被欺负,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光忠无奈地叹气:“那只能扣工资了......诶等会,鹤丸你在吃什么。”鹤丸根本不介意,并悠闲地拿了(从刚被拖出去的人桌上顺来的)光忠牌甜点,吃得心安理得,并故意涂在三日月的嘴角再像猫一样偷偷舔掉。三日月笑得像个(老年痴呆的失智)老人般慈祥,对光忠说:“没事,我养他。”光忠表示哎呦快气吐血了但还是要保持帅气,转身回柜台把一直扒着桌子偷看的小贞压下去,“专心玩你的游戏,不要看这种少儿不宜的东西。”
 
      “允许未成年人进gay吧本来就是件少儿不宜的事。”小贞上前抱着光忠的手用力晃“小忠啊,为什么一年有365天但鹤丸他打断了390个盘子啊,还有他端的盘子不都是铁的吗,他怎么砸断的?”

      光忠抽出手捂了他的嘴:“自己体会,别叫我小忠。”

      “你说的是,妈。”小贞挣脱了他的手,向他吐舌头。

      现在的孩子怎么都这么不懂事,还是我家小俱利乖巧懂事。一直在旁边敬业地与黑暗融为一体的小俱利像听到了光忠的腹诽,转头对他说:“我没打算和你搞好关系。”

    于是那一天,烛台切光忠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要是不说,没有人会看出烛台切光忠,鹤丸国永,大俱利伽罗,太鼓钟贞宗是一家人,说了也没有人会信,不论是白发的鹤丸,黑得发亮的小俱利,瞎了一只眼(bushi)的光忠还是拉低平均身高的小贞,放在其他三个人中都像领养的......

    四个人唯一的共同点就只有金瞳,但每次被问起这个问题,他们都爸爸伊达君都会很镇定地回答:“谁说一家人非得一个姓长得一样啊,再说他们不还有金瞳这一点是一样的吗。”然而伊达君他自己是黑瞳啊。

    这样一个奇妙的家庭,每个人都人设也很奇妙。

    就说鹤丸吧,19岁,白天正常上学,顶着一张白白嫩嫩的脸谁看上去都是个乖宝宝。一到晚上出入各种酒吧,抽烟,喝酒,打群架。光忠妈妈表示如果不是来他的gay吧工作,他们家的小鹤丸早就让人拐跑或打死了。

    然后是17岁的大俱利伽罗,品学兼优但小小年纪便留了纹身,动不动一句“和你不熟”,和每天眨巴着天生的大眼睛在光忠面前装可怜的鹤丸一比简直比鹤丸还鹤丸。

    小贞没什么可说,是个“正常”的小学生,除了喜欢没事玩玩刀吓唬同学外。

    这么看来23岁的烛台切光忠貌似是唯一一个正常人,可问题就出在这个貌似上。23岁的烛台切光忠,尊重自己的意愿,开了一家gay吧。还把自己成年的,未成年的弟弟们都拽过给他帮忙。

    “所以我会遇上三日月全是你的错啊光忠!”鹤丸往三日月怀里又缩了缩,对柜台那暗自伤神的光忠笑得一脸贼兮兮。

   
    要说三日月和鹤丸到底怎么好上的,还得从一杯酒和一个盘子说起。那天店里来了个一看就不是什么不正经人的三日月,他淡定地在除了鹤丸外所有人的注目下走到柜台前,随便点了杯酒就坐在那里喝,悠闲的有点像......公园里遛鸟的老人。

    为什么这么多人的注目里没有鹤丸呢?因为他已经不能单纯用注目来形容了,简直就是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一样从三日月进门到三日月坐下到三日月喝酒到三日月喝完一直看着他。光忠第一个发现自家孩子有点不对劲,弹了一下鹤丸的头,这一弹像把他脑子弹坏了一样,鹤丸迷迷糊糊地冲光忠笑:“他真好看。”

    振作起来啊鹤丸!你皮都崩了!吓坏了的光忠赶紧回头去找有没有什么急救药品,一下没看住,鹤丸就到三日月身边去了。结果偏偏有个倒霉鬼在那时挡在了鹤丸面前,对三日月说:“来一杯吗,美人。”眼看着那人手都要放在三日月腰上了,一张桌子倒了,先是咣当再是噼里啪啦,那人被一盘子砸懵了,头上还被泼了杯酒。光忠捂脸,心想你招惹谁不好非招惹我们家这位祖宗看上的人,一边默默退到一旁去抽根烟表示这一夜我们都不是老板。

    于是那个倒霉鬼看喊了半天老板没人应,气得想打人,结果鹤丸身边早就不知从哪冒出一个小俱利一个小贞,好像刚被砸的是鹤丸一样。气势上输了嘴上不能输,那人摆开骂街的架势:“你为什么打我。”鹤丸被这种幼儿园吵架式的语气一问竟愣了,对哦,我为什么打他?说因为喜欢三日月吗?太不靠谱了吧,他们现在连名字都不知道呢,会吓到三日月的。

    于是鹤丸选了一个更不靠谱的说法不仅吓到了三日月还吓得一旁抽烟的光忠差点把烟嚼了吃下去。

    他说:“因为他是我男朋友啊。”

    其实说完,鹤丸是后悔的,可我们日常搞事搞惯了的鹤丸在后悔之余一想:不对啊,想当我男朋友的人多了,我这么说是不是被他占便宜啦?于是这便宜不能白被占,他思考了一秒没到,扯过三日月的领带就是一个借位,三日月比他高一点,被这么一扯,重心不稳便压他身上了,手还很识相地撑在了鹤丸头两侧。于是鹤丸更后悔了,自己只想借个位以后也好忽悠忽悠别人说自己有这么好看的男朋友,但是对方比他还乱来,一个不小心舌头打滑了,正巧滑到鹤丸嘴里。

     他们就这样在众目注视下,吻了三分钟,最后终于分开了,鹤丸的手莫名其妙地搂着三日月的脖子,三日月的手莫名其妙地放在鹤丸的腰上。那个倒霉鬼又被打又被闪瞎眼,哭着跑出去,遇到了同样哭着跑出来的光忠,小俱利和小贞跟在后面一个拍肩一个递纸,一口一个妈的劝他。而三日月拉着鹤丸也跑出来,说是回家,于是鹤丸跟着他上了车。
    三日月:哈哈哈
    鹤丸:嗯?

    然后到了三日月所谓的家,看起来就不正经的宾馆。
    三日月:哈哈哈
    鹤丸:嗯嗯?

    然后,画面就黑了,黑暗中三日月说要来干些男朋友该干的事。
    三日月:哈哈哈
    鹤丸:嗯嗯嗯?

    第二天,鹤丸是被送回来了,三日月也正式成为了他的男朋友。

    要说为什么鹤丸天天在光忠这又打人又泼酒的这么嚣张却没被报复——都是假的。不过鹤丸一向不拘小节,异想天开,打过的人比泼过的酒还多,根本不担心自身安全,三日月其实也不担心:“让他们多欺负鹤丸几次,自然就不敢来欺负他了。”

    这是什么逻辑呢?举个例子,有一次鹤丸砸完人后,那人恐吓他:“小心下次把你绑了卖掉。”于是鹤丸非常激动,想着终于有人要来和我玩这么刺激的游戏了,连发三天推特让所有人都知道有人要绑自己卖掉,走夜路专挑僻静的路,并拒绝了三日月送他回家,准确来说是送他回自己家的邀请。

    “你倒是管管他啊!”光忠关心自己的欧豆豆,而三日月还是对他哈哈哈。

    功夫不负有心人,鹤丸终于被绑了,他被扔在后座悠闲地吃着棒棒糖。今天又有什么惊喜再等着我呢?鹤丸握着口袋里随身带着的小刀正想着要是谁真敢买他那等会一下车盲砍一刀就跑,车突然停了。鹤丸被当街扔下去了。扔,下去了

    我靠,现在绑架都这么不专业的吗,有没有一点职业道德啊!

    鹤丸一边在心里骂一边就感觉到自己撞到了一个软软的物体上,糖都震吐了。

    我的糖啊......鹤丸委屈极了,眼睛上的黑布一下被扯掉,然后他看到了三日月放大的俊脸,视线往下移,他的领带上还粘着一根棒棒糖。

    鹤丸开口第一句话就是:“你把我买了多少钱。”

    之后鹤丸发现,这真是个可以搭顺风车的好办法,还可以帮三日月省油钱。于是他天天砸,别人天天绑,三日月天天买,他也没想过三日月到底哪找到卖家买自己的,只是最后他玩累了,那些三日月曾经的“卖家”们也就被笑着的三日月一个个解决了。

    没错,三日月是混黑道的,那次来gay吧喝酒是为了抓人,不料人没抓到,抓回一只不太安分的鹤。虽然三日月为此亏了不少钱,但他还是觉得一个人换回一个现成的媳妇非常合算。

    知道这件事后光忠捂脸哭唧唧:这不是送到虎口的羊,这是送到虎口是黑曼巴蛇。

    鹤丸每次闹得很凶,三日月闹起来也很可怕。有一次鹤丸端酒时对方不知是喝醉了还是吔了屎了,摸了一下他的手,然后日常耳聋眼瞎哈哈哈的三日月竟然就看到了这么一点动作。然后接下来的画面太血腥就不描述了,最后两个不回头看爆炸的男人踩着一地碎盘子碎椅子出了门,给光忠和躺地上的人留下了两个伟岸的背影。

    经过烛台切光忠的gay吧的人都发现了店门口的告示:不要找一个叫鹤丸国永的人做服务员。

评论(12)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