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彡莳暮

有空会画点破画写点破文
各方面都很垃圾的半吊子

喜欢可爱的人

雷区:ALL、R18向的水仙、生子
不管谁不管哪个圈都不行

每次看到喜欢的太太推荐对家:

不(;`O´)(ノಥ益ಥ)qwq不要推荐!!!!!!!!!不——————————————(ノಥ益ಥ)(ノಥ益ಥ)(ノಥ益ಥ)(ノಥ益ಥ)(ノಥ益ಥ)(ノಥ益ಥ)(ノಥ益ಥ)(ノಥ益ಥ)

_(:з」∠)_


最近好丧要受不了了qwqqqqq

然后听到了两年前最喜欢的歌,果然我最喜欢的还是AtR!!!!哭粗森


又入新坑了!!我磕爆哈蛋!
感觉侦探夫夫和特工夫夫太相性了吧,都是冷淡配小可爱,都是猫系×犬系,但是一个年下一个年上却产生了不同的结果倒是小夏和蛋一样喜欢搞事,花生和叔一样更加成熟懂事。而且都是HW,都在英国,完全可以联动搞一个双HW组吧!
(有不吃哈蛋/蛋哈的吗?有的话我以后推荐注意点)

中秋快乐
画了一点和中秋无关的东西,在gay蜜家没法更食堂就画了这个,画风又变了(*/∇\*)
兔兔Johnny,是幼体哦\(//∇//)\
收起你们危险的想法,不然兔兔和兔主人会一起打你(๑•̀ㅂ•́)و✧

我要凎老师!
我不要师生恋!
我是学生的情况除外|ω・)

要说再见了,接下来大概。。。会销声匿迹一段时间

看我们家大宝贝送我的生日礼物!!!
超级骄傲! @南柯子

【福华】幼儿园扛把子之恋(年龄操作)

*名字是薄荷糖老师取的我偷来的(不)我不允许有人没看过她的文 @一杯薄荷糖
*ooc是肯定会ooc的,想看还没有那么坚强会偷偷哭唧唧的小John和还有心的暖暖的小sherlock谈恋爱吗?

//
  Sherlock是贝克幼儿园最好看的宝宝。他有白皙的皮肤和浅色的灰绿色眼睛,还有可爱的棕黑色卷发。

  以至于女孩和老师们都很喜欢他。

  Molly甚至会偷偷看着他直到脸红并把小零食送给他。

  这引起了以Jim和Anderson为首的男孩们的集体抗议。

  “怎么,就你们这帮金鱼还想和我打架啊?”

  Sherlock皱起了眉毛,他也不是什么会认输的人。于是他们又打架了。

  事实证明Sherlock的近身格斗水平是从小养成的,但不妙的是他的情商不高也是从小养成的。

  “你们干了什么!”当还穿着围裙的Greg老师感到现场时,只剩下了揉着手上淤青的Sherlock一脸倔强地看着他。

  “还看不出来吗,我赢了,Gary老师。”

  “你将在我的办公室度过你的下午茶时间!”

  “那别忘了给我留一块饼干。”Sherlock毫不在意地走向Greg,小手在Greg衣角上一抹,有模有样地嗅了嗅,“认真的吗Gary老师!香蕉饼干,我恨这种糟蹋饼干的口味,记得下次做巧克力。”

  Greg看着他学着大人的样子迈着两条小短腿摇摇晃晃走向办公室,忍了好久才没笑出来。他似乎知道为什么Sherlock不反感被关到办公室思过。

  Sherlock经常在办公室里看到一个又小又圆的孩子——这是他认为最精确的概括。

  他并不吵闹,只是在那里很小声地抽泣像要把眼泪逼回去,他绝不会让Sherlock发现眼睛里的眼泪,每次Sherlock不小心地往他的方向看一眼他都会用力地搓眼睛,把一张小小的脸搓的又皱又红。

  可怜的孩子,可怜的男子汉气概。只能在办公室偷偷哭泣却被Sherlock的到来夺走了最后的权利。
 
  要不是这点声音打扰到了Sherlock推测明天的甜点他也许会同情这个孩子。

  当然如果他可以走运看到这个小个子是怎么揍趴其他比他高了一头的孩子的话,Sherlock可能连同情的想法都不会有吧。

  “你很吵,而且一直哭会引来东风,那个可怕的女人。”

  Sherlock自认为很满意的阴森森的语调和眼神成功的使这位小男子汉哭了出来。

  可这招对他明明很有用。

  Sherlock从记事来从没哭过,也不知道怎么哄那个又小又圆的孩子,于是就学着电视里的先生绅士们,每天从妈妈的花园里摘一朵玫瑰花带给他。

  “妈妈,弟弟又糟蹋花园里的花了。”

  “傻孩子,那是你弟弟有自己喜欢的人了。”

  妈妈拉住气呼呼的Mycroft非常欣慰地笑了。

  有一天Sherlock终于知道了他的名字。

  “John•Watson是英国有史以来最普通的名字,请相信我,那些面包的名字都可以比这个更有趣。”

  于是那天两人把办公室闹的鸡飞狗跳,John打人真的很痛。

  其实平静的John可爱的像个小天使,浅金的头发,全身像没什么棱角一样软软的。后来两人熟悉后,他会对Sherlock笑一下,软软的圆脸上露出两个酒窝。

  Sherlock决定每天给他两朵玫瑰花,没有原因,也许吧。

  后来John来他们家做客,两人坐在花园里,对着满园的绿叶发呆。

  “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花园里不种花的人,不过你们家种的叶子真好看。”

  “哼。。。”Sherlock含糊地答了一句。

  “你长大了想做什么。”John在看他,似乎很认真。

  “海盗。”

  Sherlock观察着John的反应,等他像其他人一样冷嘲热讽,他甚至已经想好了该怎么原谅John的嘲讽,然而John却崇拜地看了他一眼。

  “那真是太棒了!我可以当你的助手医生吗?”

  当然可以。

  Sherlock没说出来,事实上他脸红了,只伸出手捏了一下John的脸。

  圣诞的假期Sherlock全家度假去了,其实那地方离John家不远,不然他也不可能大半夜偷偷跑到John家。

  起初John以为这是圣诞老人给他的礼物,而他看到Sherlock魂不守舍的表情有些害怕了。

  “红胡子不见了。”他哭了,第一次。

  “红胡子是谁?”John本能的想去拍拍Sherlock的肩膀,而他躲开了。

  “我最好的朋友。”

  “我也是你的好朋友。”John发现他竟愚蠢地有些生气了。

  “你又不懂!”Sherlock推开他哭喊着跑开,以至于没看清路不小心走错了门,踏碎了散落了一地的枯玫瑰花瓣,灰色的,配上他的鞋印,非常难看。

  在John发誓不再理他的第二天,Sherlock家度假的房子着火了,没人知道后来Holmes一家去了哪,然而知道了又有什么用,传言两位Holmes已经没有心了。

//(我是  多年后  的分界线)

  John看到那个未来室友的时候僵在了原地,随即又无奈地在心里笑了一下。他的室友没有放下手中显微镜的想法,甚至没有看他。

  John随意地在实验室里走了几步,偷偷看了几眼那头卷发和浅绿的眼睛。

  “当然可以。”他突然冒出一句唐突的话,把发呆的John吓了一跳。

  “抱歉,什么?”John看着他,皱紧了眉。

  “成为我的助手,你自己说的。”Sherlock终于放下手中的仪器,对John摆出了一个简短的假笑。

  好不容易反应过来的John只能后悔当年不该说那么该死的话。
 

 

 

【福华】Belongings

大家七夕快乐啊
(很久很久很久)之前的脑洞,参考身份案,我超喜欢的一篇(๑•̀ㅂ•́)و✧

    //

    John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甚至带回了一些酒气。Sherlock还没睡,瘫在沙发上望天,细长白皙的手指抵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定是又有什么想不出的案子,John想不出还有什么能让他超过十点才睡。趁着他还沉浸在他的mind palace中没找着出口,John蹑手蹑脚地走向房间。

    “John?”背后响起一个闷闷的声音。

    shit。John在心里骂了一句,认命般转过身,Sherlock随意扫了一眼他的上衣和裤脚,眉毛皱了一下。

    “Don't!”John露出和房东太太说“I'm not gay.”时一样的神情,“不要把你的演绎推理用到你室友的私生活上。”

    “哼。”Sherlock扯了一下嘴角,“四个。还是说你约的人正好有四种发色?My dear Watson,酒吧对你这种人不太适合吧?”

    “Bloody……”hell还没出口,John就意识到他是等于主动承认了今晚的“罪行”。

    “只有一个,其他三个是她朋友……是谁你肯定知道,从一根头发上认出是谁难不倒你的对吧,大侦探?”John摊手,话里不乏嘲笑的成分。

   “抱歉让你失望了,不过我确实无法从一根头发看出是谁。”Sherlock别过头不再看John,John有些得意地准备回房间。

    “只是你走的时候我碰巧看到了而已,John你这次约了一个外地男人一大堆的前诈骗犯,作为室友我很欣慰…”Sherlock满意地听着身后重重地摔门声,确认John到明天早上都不会再理他了后开始继续思考刚才思考的问题。

    好吧,发现自己有了嫉妒的情绪这根本不能算个问题。

   尽管大家都知道这位智商高过十个苏格兰场的侦探内心其实只有五岁,而且整条贝克街除了Sherlock和John,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一对了,但因为室友,还未确定关系的室友出去和女同事们喝喝酒就嫉妒实在不是大侦探的作风。

    一定要尽快找到解决的方法,Sherlock在思维宫殿里翻找着他所记得的一切案件,然后他看到了那个案子。

    “Oh,here you are.”他轻笑了一下,如果这时有人看到他的表情就会发现那不是什么平常的势在必得,更像是得到心爱之物的孩子。

    “Mrs Hudson!我出去买点东西!”他迅速从沙发上爬起,抓起大衣披在身上甚至连围巾都没有系就跑下楼,Hudson太太可怜的楼梯颤颤巍巍发出了抗议。

    “Sherlock!你疯了吗?现在是晚上十二点!”被惊醒的Hudson太太趿拉着拖鞋跑出来,脸上写满了被吵醒的愤怒。

    “Mo——rning,Mrs Hudson!这个时候醒来对身体可不太好啊。”Sherlock俯身穿好鞋对房东太太挤出一个微笑,不等后者抱怨开门闪了出去。

    “明年我再也不会把房子租给你了,你这小混蛋!”房东太太低声咒骂着把门关上。

    John醒来的时候发现Sherlock已经不在沙发上了,只有房东太太一脸不高兴地把早餐放在桌子上——准确来说是砸,几滴茶从杯子里溅出来。

    John皱起了眉,看向Sherlock房间的方向,门紧闭着,还贴着一张令人火大的纸条警告人们不要打扰。

    “昨天半夜出去买东西,搞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Hudson似乎把气撒在了John身上,John感到头疼,也没和Hudson太太争论到底是“你”还是“他”的问题,出门去诊所上班。

    其实如果他们中的谁愿意开一下Sherlock的门就会发现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

    此刻坐在Teresa——昨天约会的那位有前科的护士对面的John尴尬极了。

    “是不是那位Holmes先生和你说了什么!”Teresa大声地质问,尖细的声音吵的John头疼。

    “既然如此你们两个在一起吧,我不介意参加你们的婚礼!”

    又是这样,I'm not gay.我说了100遍了。John搓搓自己的脸看着那位护士气呼呼的背影欲哭无泪。

    他有些失落地盯着前方发呆,其实他不在乎Sherlock气走他的一堆女友,但就是有点生他的气。

    但很快一个又高又瘦的影子闯进来使John不得不放下这些情绪。

    “有什么问题吗先生?”John疑惑地看着这位衣着奇怪的病人慢慢取下自己的帽子。John愣了一下,嗯,修剪整齐的小胡子(great),挑染成白色的双鬓(good),棱角分明的面颊(brilliant)

    “Doctor?”

    男低音,很好。

    John意识到自己心里想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之后尴尬地咳了一声,抱歉地笑笑“我看你长得有点面熟。”

    “没事,我们为什么不谈谈正事呢?”他把袖子卷上一截,露出一道还在流血的伤口。

    “还好,伤的不深,我会处理好的。”John立刻进入了医生模式,轻轻拉过他的手,消毒,上药,包扎。其实这点小伤根本不用麻烦医生,但John却处理的十分认真,没注意到这个病人一直在盯着他看。

    “好了!”John抬头对他露出一个不经意的笑容,才发现他在看自己,那双有些熟悉灰绿的眼睛和自己对视。John觉得脸上烧起来了,今天真是太尴尬了。

    “额。。。好了。”他换了一个平缓一些的语气,转头避开那个视线。

    “Stephen,我的名字。”“Stephen”轻笑了一声,收回包扎好的手,身子偷偷向前倾了一些。

    John不知道往哪看,双手无意地扯了下衣角。

    “有人说过你笑起来挺可爱的吗,Doctor?”

    暴击,John的大脑要当机了,准备站起来找个借口出去。“Stephen”抓住了他的手腕,把他按了回去:“我可以邀请你今晚出去和我吃个饭吗?”

    这什么人啊?要我把I'm not gay.写在脸上吗?John忍住自己要打人的冲动“对不起我今晚有很重要的事,而且,额,我不是额,你知道的...”。“Stephen”没有再说什么,放开了他的手,默默地走了。

   //
    从诊所回来的Sherlock非常不解。

    “我测了他的脉了!该死的,为什么拒绝!”他一边扯掉假胡子一边自顾自地大吼大叫。

    或许他不会喜欢你,所以不会和你约会。

    Sherlock沉默了。

    John回来的比往常晚了一些,按理来说这时Sherlock会大声说出他这次又是和谁去了哪条街的那家店干了什么的推理,而这次他看也没看John,脸朝墙躺着,甚至裹紧了睡衣似乎想要缩在里面不被John看到。

    “Sherlock?”John小心地戳了一下室友的后背。

    “What!”sherlock不耐烦地转过脸,却被John手里的一盒包装的花里胡哨的巧克力惊到了。

    “John?”他疑惑地看向了室友。

   John躲避着他的目光,不自在地四处张望:“额,你知道吗,今天是中国的七夕节,就是情人节这样的节日,上次情人节你不是没收到巧克力吗...”

    “你真的不适合撒谎。”

    瞬间两人都沉默了,房间里静得有些可怕。

    “好吧我承认了,我,额,喜欢...听到了吗,该死的,我不是gay!”

    一片死寂。

    John小心地看着Sherlock的表情,后者像在思考,但眉毛却越来越皱。
   
    “John,我...”
  
    完蛋了,要被他嘲笑了...John捂脸不想面对现实。

    “John你是什么时候发现stephen是我装的?”

    “等等?我不知道啊!”

    沉默了一两秒,巧克力的盒子沿着一条完美的抛物线运动,准确无误地砸在sherlock脸上。

    “Sherlock!You bloody moron! ”
   
    “John!I love you too!”

    //

    Hudson太太听着楼上各种砸东西的声音终于欣慰地笑了“他们多甜蜜啊。”

    不长记性的Hudson太太也许早忘了发过什么誓了。

tbc

终于写完了,我卡了半个月的文嘻嘻,其实里面藏了几个梗(๑•̀ㅂ•́)و✧
解释一下,是双向暗恋,死不承认自己喜欢Sherlock的John和没发现自己喜欢John的sherlock。John不喜欢stephen哦,哪怕是sherlock装的,他只是潜意识想到了Sherlock罢了(๑•̀ㅂ•́)و✧
(奇奇是小玫瑰的,侦探是军医的!)
   

是福华和麦雷,改了个表情包预祝大家七夕快乐啊。虽然我没有男朋友但我有gay蜜,闪瞎眼不怕|・ω・`)
(今天好多人关注了,我提醒一下我就是个半吊子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消失了不要有什么期盼qwq)